【亚博国际网址】网站,欢迎弟兄姊妹及各界朋友光临!
您的位置: 首页> 神仆文集> 时代教牧 >正文

《亚博国际彩票官网》第十章:权柄在主手

时间:2018-11-10 06:18:04    作者/供稿:王三元牧师来源:济南长春里教会浏览次数: 字号:TT

十、权柄在主手

一九八?年开始,各地的教堂逐渐复堂。尽管济南和郊区其他的教会都已公开聚会,不再受干预,但是,"上面"对苌庄还是特别不放心。不知道为什么,似乎"上面"对于苌庄和别处的聚会,很明显地区别对待。对别处的聚会很宽松,对苌庄却看得特别紧。后来才听村支部书记说,你们教内像你这么年轻、影响这么大的很少见,所以"上头"对你特别关注。即便如此,由于大环境的原因,聚会虽不能完全公开,却也渐渐算是半公开化了。

后来知道,除了政治原因,有些"传道人"常常向党政有关部门控告我,有的甚至冒用信徒的名义向公安部门写黑信,说我诈骗信徒钱财,将三间破房建成了十多间新瓦房(指新建起来的房子,其实就建了五间,根本没有十多间)。有关部门通过调查,了解到这全是谣言,事情也就不了了之。

那时逼迫虽然不像过去那么严重了,但是,鉴于当时那种情形,我们还是处处小心谨慎,不给人留把柄。我们要大家遵照圣经教导,为主的缘故顺从人的一切制度,以免给教会带来拦阻。我们这样教导别人,自己更当凡事给信徒作榜样,在社会上一点不能"犯错误"。

当时计划生育抓得非常紧,一对夫妇只允许生一个孩子。我们基督徒必须积极响应政府的号召,不论世人有多少人超生,我们基督徒,尤其是我和道真,绝不能出现这样的事。我们若在那个时候违反计划生育政策,肯定会为教会带来麻烦。

我们第一个孩子朝华出生之后,道真虽然采取了避孕措施,却不料"带环"失败,等发觉怀孕时,已经大约有四个月了。我非常着急,心想,我们并不是不肯顺服,而是根本没有要第二胎的想法,怎么还出现这样的事。我生怕被人说信主的违反计划生育政策,影响了教会,又怕给弟兄姐妹作了不好的榜样。那时候我还不懂得人工流产违反圣经,只觉得人工流产不是什么好事。

我们马上把道真怀孕的事报给村里负责计划生育的,表示任凭她们处理。我以为,别的妇女有怀第二胎的,她们动员流产,人家都是东躲西藏的,我们能主动找她们,这样的态度肯定会让她们很高兴,并马上处理。没想到,她们却说这一段时间"上面"催得不紧,等到运动紧了的时候,不流产不行了再说,我们只好回家了。

可是我哥哥不愿意了。他是医生,懂得医学常识。他说,道真生第一胎是剖腹产,产后刚刚一年就怀孕,时间相隔太近,即便没有计划生育,政府允许生,这一胎也绝不能要,因为身孕一重就有子宫破裂的危险,其后果的严重性不可想象。他非常着急地带着我去找村支部书记,坚决要求尽快做人工流产。不料村支部书记听后只是随便应付了几句,并没有认真表态。我心里却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,没着没落的,不知道怎样做才好。我着急的主要不是医学上的原因,最主要的还是为着教会。弟兄姊妹好不容易刚刚能聚会,千万可别为着这事,让人家说基督徒违反政策,导致教会被关了门。

大约过了一两个月,计划生育运动形势紧上来了,村里的大喇叭里一遍又一遍地宣传,只要是怀第二胎的妇女,不论是谁都必须做节育手术,干部也到家中动员。别人一见这情况,就逃到亲戚家躲起来了。只有我们,人家一动员马上跟着村里负责搞计划生育的人去了济南。道真住在恩铭姑家,等着去医院。

为这件事,我压力非常大,内心很焦急。在去济南之先,我写信给炳昌大叔,把一切都告诉了他,请他为之代祷。他回信说,他祷告中有一句话来到心里说:"我们是主的仆人和使女,一切权柄在主手里!"其实,我祷告时也是得着这样一句话:"权柄在主手里!"济南的恩铭姑为道真祷告,从跪垫上一站起来就说,她祷告中得到一句话:"大权在主手里!"这几句话意思相同,对于我来说,说和不说是一样的。我知道权柄在主手里,但我想知道的是结果如何,却没有任何回应。我的心一天天就像在鏊子上一样受煎熬。

道真还没有住上院,那两个管计划生育的人中途回了一趟家。满村的妇女都骂她们,骂得非常难听,说她们欺负人家教堂里信耶稣的人,别人她们不敢找,只把道真自己带走了。还有一次我正好在场,好多干活的妇女正在树下休息,她们两人从那里经过,前脚刚过去,后面马上一片七嘴八舌骂的声音,两人装作没听见,连头都不敢回地走了。

后来她们找到我说:"你先叫道真回来吧,等我们动员上别人再一起去。"这样,道真还没有住上院,她们就把她扔在济南不管了。我们只好回来了。道真回来后,她们向上面汇报说她们做了多少多少工作,好不容易把道真动员了去,没想到我们又偷偷逃跑了。我非常生气,我们处处配合她们,就是为着不让人家挑我们的不是,明明是她们叫我们回来,却又这样汇报,真是不讲理!后来想,她们也是为着推脱责任,这样一想也就不再纠结了。然而我却心急如焚,既担心道真的身体,又担心给教会惹麻烦,可是搞计划生育的人却不管了。

我为此祷告,仍然得不到任何回应。有一天晚上聚会时,唱诗篇十六篇,当唱到"我所得的你为我持守"这一句时,感到这话好像是指这事而言,却不明确,拿不准是与不是。后来这句话常在心里。现在想来,应该是从神来的。又过了一段时间,道真身孕近七个月时,运动又紧上来了,而且比以前都紧得多,无论是谁也逃不掉。和上次一样,人家一通知我们就去了,到了医院非常顺利地办理了住院手续。

我忽然想起,道真第一次生产时之所以剖腹产,是因为临生的时候宫口未开。我想这次身孕这样重了,是否也得剖腹产。于是问那位姓杨的大夫,她说:"如果是这种情况,就不能引产,剖腹引产是可以的,但必须是家属主动提出要求,因为必须同时结扎做绝育手术。子宫只能动两次手术,这次手术后就不能再怀孕了。做绝育手术必须自己提出要求。"我问:"按政策有没有生过第一胎就结扎的?"回答说:"按政策生过第二胎后必须结扎,但生过第一胎的不用结扎!"我说:"没有这样的政策,我也不能自己在政策之外格外要求。""

为此,医院不收我们。两位跟着去的计生工作人员非常生气,与我们大吵,说现在医学技术这么发达,医生有办法。我说你自己去跟大夫讲吧!她们上前去讲,人家断然拒绝。她们还要讲,人家不再理会她们,扭头就走了。她们又要我们去要求,我说只要有这样的政策就行,按政策办。她们拿不出生过一胎就结扎的政策来,最后非常恶毒地咒骂说:"你们就等着把肚子的刀口撑破了吧!"然后扬长而去了。我们又只好回家,以后再也没人来过问了。

随着预产期越来越近,有一天午后,村里搞计划生育的那位主任来找我了。那时天气还很炎热,她跑得满头大汗,手里拿着一张盖有村里公章的介绍信,上面写着:"省立医院:我村村民张庆莲(道真的学名)到你院接生第二胎,生后结扎。"她说:"道真不一定什么时候就要住院,你就带着这信,住院时交给医院。有了这信,他们知道结扎,住院不要钱的。"临走时,千叮咛万嘱咐,要我千万把信带好,别忘了交给医院!

说住院不要钱,傻子都不会相信。我想,她是不知道什么时候住院,不想一直跟着我们耽误时间,又怕我们生了第二胎后不结扎,才拿信来哄骗我们的。如果是不信主的人,肯定会拒绝接受的。尤其发生了前面那些事后,还想拿人当傻子,说不定会把信撕掉。我虽然懂得她的想法,但为了让她放心,就当着她的面郑重其事地把信收起来了。收是收起来了,却一点也没想过它有什么用处。

转眼预产期到了,我带道真来到了济南。不料一说是第二胎,哪个医院也不收留。有弟兄姐妹介绍了一位近八十岁的主内老大夫,名叫张仁德。他是一位教授、妇产科专家,省立医院的院长是他的学生,俩人关系非同一般。他找到了省立医院的院长,院长告诉他:"昨天刚刚接到卫生部的文件,一直下到最基层的乡镇医院:坚决杜绝第二胎,无论哪个大夫接生第二胎,都要严肃追究个人的责任。现在全国上下都一样,你到哪里找也没有用!"张大夫只好回来了。

张大夫说:"现在只有一条路,就是按计划生育处理。剖腹引产并做绝育手术。"我回答说:"我丝毫没有要第二胎的想法,但节育失败怀孕了,神给了,我没有说要不要的权利。我不是不想说不要,而是为敬畏神的缘故不能这样说。执政掌权的是神的用人,如果他们说一句话按计划生育处理,我欢欢喜喜地接受,怎么处理都行。但是,如果他们不说,让我自己主动提出,我却不是自己的人,没有权利自己主张什么!""

张大夫继续说:"按医学说,第一胎是剖腹产,相隔一年怀第二胎是极其危险的。子宫动过手术的刀口很薄,身孕一重很容易破裂,现在没有出事已经是神的特别保守了。"我说:"这些我们知道,我哥哥就是大夫,他早就给我们讲了!"他又说:"现在已经到了生的时候,医院不收,自己又不能生(还是不开宫口),到时候恐怕大人孩子都保不住。政府会说,这是因为抗拒计划生育出的事,家属会被法办。个人出事是小,恐怕给教会带来的影响会非常大!""

我说:"这些我们都知道。如果执政掌权的下个命令不让要,我们也只能被动顺服,但我们自己却没有权利提出不要的要求。出埃及记中,法老王命令收生婆不得使以色列人的男婴存活,这命令虽然邪恶,以色列人却不能抗拒。收生婆却因为敬畏耶和华的缘故,冒着违抗王令的危险保护了他们,因而蒙神纪念赐福。我也是因为敬畏耶和华的缘故而不能这样做。""

大家听我这样说,满屋的空气立刻紧张起来。张大夫说:"这就好像当日的以色列人出埃及的时候,前面是红海,后面有追兵。除非神显大能,我们真的无路可走了。"大家说:"我们跪下来祷告。"祷告完大家起身,全都默默无声,只有玉莲姐(和玉莲长老)说了一句:"我相信神会负责到底的,主已经负责到现在了,还能不负责到底吗?"当时,我觉得在那个危急情况下,她有勇气这样说很了不起。我却说不出来,因为不知道事情将会怎样。

最后,张大夫要走,对我说:"我现在到妇幼保健院去问一下,那里的正副院长全是我的学生。不过,结果已经知道了,只是尽尽人的本份而已。你们俩也再考虑考虑、商量商量。你明天上午九点到我那儿听个信。"说完,他就走了。

第二天上午九点,我到了张大夫家里。他问:"三元啊,你打算怎么办?考虑好了吗?"我虽然想有好消息的可能性不大,但还是急于知道他昨天问的结果,所以从一进门就留心看他的表情。他说话的时候,我更希望判断出点什么。可他说话不紧不慢,脸上什么也看不出来。于是我说:"考虑好了,还是昨天已经说过的那些。"他说:"你感谢主吧!"信主的人好事孬事都会说感谢主,我也不知道他说让我感谢主是什么意思,巴不得赶快听下文。他老人家却不紧不慢地说:"昨天,我到了妇幼保健院,院里的领导正好都在一起开会。院长见我来了,赶忙迎接。我不想打扰他开会,就当着大家的面对院长说明了来意。院长的回答和省立医院院长说的完全一样。不料我刚要走,他又说,既然老大夫您来了,我看这样吧,如果他们村里能给她开个介绍信同意我们接生,我们就能收她。""

张大夫问我:"你能从村里开信吗?"客观地讲,让村里开这样的信无异于天方夜谭,是绝不可能的一件事。但奇妙的是,主早已安排好了,事先村里已经开好了信,就是前面所提到村里搞计划生育的那位主任,主动送到家里递到我手上的那封信。虽然他们开信的目的,一点儿也不是为着让我们生第二胎,而是为着结扎。但是,信的内容却是两个内容,而不是一个内容。第一个内容是接生第二胎——"我村村民张庆莲到你院接生第二胎",第二个内容才是——"生后结扎"。这当口儿拿出这封信来看,才发现这哪里是为着结扎而写的,简直就是为着接生第二胎而写的。我把信交给张大夫看,他看后大喜过望,说,有了这封信,一切都解决了,不过省立医院的名字得改一改,要写成济南妇幼保健院。于是我马上回村里重新改了一下。

当老人家把信交给院长的时候,院长看后说:"有她村里开的这封信,别说接生第二胎,就是接生第三胎都不是我们的责任。"我们非常顺利地住进了医院。动手术的时候,道真听大夫说:"上次的刀口,已经像纸一样薄了,几乎透明了。你太大胆了,真是拿着老命换小命呀!""

道真生了第二个儿子,我给他起名叫从义,意思是说,"只有顺从神的义("神的义"即"道"或"主的自己")!"或着说"只有顺从神的旨意!""

大约临盆两个月之前,道真刀口那里就经常隐隐作痛,而且越来越明显。她要放下怀里的孩子时,总是非常小心地让孩子很慢很慢地从怀中滑下来。她怕大家担心,从来没有讲过。几个月来,我内心忍受了极大的煎熬,她却莫名其妙,说你怎么会这样?我说,你难道不担心吗?她说:"这事对我一点影响也没有,完全平安,因为那句话一直在心里:‘既然出乎神,神一定会负责到底。'意思很清楚,不仅仅是‘负责',更是会‘负责到底'!"这话我虽然多次听她说,却一直以为她讲的是自己的想法,这次我才听出是神给她的一句话,始终是这句话给了她极大的平安。

我说:"你怎么不告诉我?"她说:"我说过多次,以为你知道的。"我说:"是的,你是说过多次,我一直以为是你自己的话,却不知道是主给的话。"后来,又一次听她讲,我才详细知道了这事的前因后果。原来在她刚刚怀孕的时候(因为是意外怀孕,那时不知道自己怀孕,约四个月之后才发现自己怀孕),她就作了一个非常奇妙的梦。梦中的她怀孕已有八九个月,快要生了。她说:"村里人家怀二胎的一天都不敢待在家里,咱却一天也没出去躲。"接着一个声音说:"这是出乎神啊!"她说:"可是上一次出院的时候,大夫嘱咐了又嘱咐,三年之内千万不能怀孕,恐怕子宫破裂,要怀孕最少三年之后。"那个声音又说:"既然出乎神,神一定负责到底!"梦中俩人一问一答,十分真切。

现在事情过来了,再回顾过去所发生的过程,和预先所梦到情形竟然完全一样。真是奇妙!!

她从刚怀孕的时候就从神那里得到了启示,所以直到将孩子生下来,一直很坦然。我们天天在一起,竟然多年之后才听明白怎么回事,好像真的不符合常识。看来,这事主要特为熬炼我的。

道真出院后,因为结扎的原因,村里给了特别的照顾,有肉、有面,还有七十天的工分。连我在医院照顾她,也给算了半个月的工日。那是一九八二年,是生产队分地到户的一年,工日值特别高,往年每个工日值只有四角八分,那一年每个工日值是二元八角。几个月之后,生第二胎的要交罚款,我们交给他们三百元了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