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亚博国际网址】网站,欢迎弟兄姊妹及各界朋友光临!
您的位置: 首页> 神仆文集> 时代教牧 >正文

《亚博国际彩票官网》第七章:结婚

时间:2018-11-01 20:58:29    作者/供稿:王三元牧师来源:济南长春里教会浏览次数: 字号:TT

七、结婚

自从蒙恩开始,因着知道主的替死,我看自己过去就像已经死了,一切重新开始。所以,凡主以外的一切事物,都看作与自己无关,肉身的事情,全然不再放在心上;觉得这些根本不值得考虑,更没想到以后还会成家,只想专一为主而活,度过短短的一生。尤其是有了逼迫之后,更不想有任何缠累,从来没有想过,自己也会有一般人过的那种正常生活。

我母亲和姐姐都挂念我找对象之事,常听她们谈论这事,我却不以为然。我根本不懂她们的心情,觉得自己有没有对象和别人没有什么关系。每次母亲提及这事,我都断然拒绝。我也看出她的企盼之情,却是不屑一顾。母亲老想为我操心,我老觉得她多事。那时真的是不懂事。

后来自己做了父亲之后,才懂得作父母的心。孩子到了成家的年龄,婚姻问题没有解决好,父母的心岂能放下?现在回想起来,除了婚姻让母亲挂心,自己还有许多事情让母亲难过。当时年轻不觉得,现在后悔内疚,却连弥补的机会都没有。孝敬父母真的是一件最不能等的事。

一九七四年,我还在长清的时候,桥南一位弟兄受母亲委托,将道真姊妹介绍给我。那天我不在家,我母亲和姐姐在家。我姐姐对道真说:"你嫁这里来大概不行,你看家里穷成了什么样子,什么东西也没有。还有,你看这房子这么破烂,多么危险,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倒塌了。三元也没有准备过日子,他早就说,一旦屋子倒塌了,若被砸死在里面就算了,如果死不了就在这废墟上搭个窝棚,自己守着这个地方,因为这里是主的家。"道真听了这话,用诗篇八十四篇第十节的经文回答说:"宁可在我神的殿中看门,不愿住在恶人的帐棚里。"我姐姐就再也无话可说了。

家里写信让我回家,说要为我介绍对象。我心里十二分不愿意,但那时主正在操练我无条件的顺服。因此无论对人对环境,只要不是违背真理原则的事情,都学习弃绝自己的意见,无条件地顺服神的手。因为知道神的意念,非同人的意念,且高过人的意念。于是我就赶回来了。

我姐姐对我复述了她和道真之间的对话,说你无论愿意不愿意,都要和人家谈一谈。第二天,我在码头一位弟兄带领下去了桥南村。来到桥南村我才知道,多年来不断有人向道真求亲,有的各方面的条件都非常好,她却一一谢绝。

她曾经在桥南聚会时见过我一面。那时弟兄姐妹常常偷偷在冉令荣弟兄家里唱诗祷告,人数不多,很冒风险。那天我去桥南看望弟兄姐妹,他们见我来了,喜出望外,赶快送信让大家都来见见面。一会儿大家都来了,一起唱诗祷告交通。那次我穿的衣服特别破,道真从未见过年轻人穿这么破的衣服,心想现在的年轻人穿这样的衣服能出门吗?后来她说,正因着那穿着给她的印象,她从心里觉得这年轻人太不平常,所以,后来弟兄一向她介绍我,她竟欣然同意。

我和道真见面谈了约两个多小时,她什么话也不说,只是听我在说。我将这许多年所有的经历都给她讲了,没讲一点"好事"。其实很多事不用我说她都知道,房子什么样子,家里什么情况,她都看得一清二楚。这是明摆着的,远近的人谁都知道。

虽说谁都知道,却也仅仅是表面上的知道,都是些生活环境方面的,更多事情是人所不知道的。尤其是藉着外面经历的一切,给自己灵性方面带来的造就,是个人在神面前的事情,别人更是无从知道。

仅就生活环境来讲,除了表面一些东西,许多细节别人并不一定知道那么多。一般人知道不知道无关紧要,但这是谈对象,我得让她全知道。于是将村里的人如何欺负我们,全都告诉了她。比如每天劳动休息的时候,大家坐满一屋,连床上也躺着好几个人,七嘴八舌地说着侮辱我们的话;下地劳动忘记带工具就向我们借,用完后非但不还,反而摁在稻田的水底,让人找也难以找到;如果因为找工具耽误了时间,下地劳动去晚了,又是犯错误,何况没有工具也没法参加劳动;曾经有几次家里养过几只鸡,养大之后大白天就在自己屋里被人抓走了;后来好不容易盖了个八平方米的低矮小草房,总算有个不漏雨的地方了,可是村里人在劳动休息的时候,把房顶上的草抽下来坐在屁股底下,坐完临走前,用脚一踢草就随风刮跑了,久而久之,房顶下半部分的草几乎被揪光了……

还有的年轻人,明明满坡的水田水沟都是水,随处可以洗脚,却故意到我们吃水的井里去洗脚,甚至往里面小便。有意思的是,对于这些行为,村里人都说不好,可是许多人一面批评别人,一面自己也在做这些坏事。我想这都是不由他们自己而做出的。

除了每天白天受侮辱,夜间还要查户口,看有没有信徒在一起搞反革命(宗教)串联和活动,真是昼夜不得安生。不管在任何情况下,家里照样来弟兄姐妹,母亲照样外出传道,这些都随时可能给自己惹来大祸。我把一切的可能都详细地对她讲了。

我还告诉她,母亲因为受的刺激较多,有时脑子里会凭空想出我很多莫须有的错,让我感到莫名其妙。而且过一段时间她会把这些莫须有的错算在一起,没完没了地向我发脾气。有时夜间醒来,她大声把我从梦中叫醒,生气地盘问一些我想都想不到的事情。别人不知道她脑子有问题,还信以为真。

这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,很快就过去了;也不是一个月两个月的问题,而是长期的。如果她将来进到这个家门,还是应该再三考虑,考虑好之后再作决定。尤其是将来我很有可能坐监或者殉道,她更要慎重考虑。

我说完了,问她怎么想的,她只回答了一句,说:"既然这些都是为了主而忍受的,还有什么可说的呢?"事实确实如此。我这些年所受的逼迫,除了为着主的缘故,并无其他原因。有些人受逼迫,除了为着信主之外,还有其他原因,比如家庭成份不好,或有历史问题,或得罪过人,或做过什么错事等,这些我全没有。我的家庭成份是贫农,又年轻,更没有其他问题。我所遭遇的这一切,最主要是因守在教会不走,还在全村人的眼皮底下来来往往搞宗教活动。如果我搬到村里去住,就肯定什么事情也没有了。

听她这样说,我又给她出了一道难题,因为她父亲,也就是我将来的岳父,那时还不信主。我说,你应该把我对你说的这些原原本本对父母说清楚,如果这件婚事是出于神,就是想散也散不了;如果不是神的事,谁想成也成不了。如果他们不同意,就说明这不是神的事,你就顺从吧!她把这些话果然对父亲讲了,她父亲说:"无论你找什么样的(对象),只要你自己同意我都不反对。"这真是出人意料,男方是这样的情况,作为一个非信徒的女方家长怎么会同意呢?

后来,有一位老信徒对岳父说:"你是否知道你女儿找的人家是怎样的?就在漫坡里,没有大门,也没有院墙,你绝对没见过这么破的房子,连场院屋子也不如,家里什么也没有。"他却回答说:"我不相信穷有根,富有苗。人不能光看眼前。孩子无论找什么样子的,只要她自己舒心愿意就好。孩子找对象,如果大人替她当家,就是条件再好,她自己心里不如意,也不是这么回事。""

我们订婚之后,我从来没有钱给道真买衣服,就算手里有几块钱,往往都用在有困难的弟兄姐妹身上了。道真也是这样,有时手里有点钱,往往就用在我身上,给我做衣服。

在形势最紧张的时候,弟兄姐妹都不能来,她是我的未婚妻,只有她能常来看望我们。她娘家离苌庄约有二十五里路,因为没有自行车,也不通汽车,她每次来来回回总是步行。她每隔三四天就要来一次,每次来,我也不同她讲什么话,她只是看一看就回去。那时我根本想不通这么远她为什么来得这么勤,只是常常见她祷告痛哭流泪。我也不知道她祷告些什么,为什么这样痛哭。几年之后,有一次聚会时她和弟兄姐妹交通,我才听她说出痛哭祷告的原因。

原来,那时候工作组整我的材料,要逮捕我,她祷告说:"主啊!你知道苌庄是你的家,你的家里缺少人,一旦三元被逮捕进监了,母亲这么大岁数,身体又有病,自己连水也打不动,怎么生活下去?哪怕我们今天登了记,结了婚,明天再让三元被抓进去,那么,我就能够到那个家里去了,和母亲一块儿看门,继续接待和服事弟兄姐妹"。我听了这话,非常感动。自那时起,我想任何时候,我都要怀着一颗不能不尊重她的心。她愿意找我,无论条件多差,环境多恶劣,还有我这个人在;如果我这个人不在了,她还愿意来这个家,若不是全然为着爱主还能为着什么呢?

一九七八年春天,五月十二日(旧历的四月初六),我们结了婚。结婚前几天,她还爬上我家房顶修房子,泥墙皮。村里人都希奇得不得了,说没过门的媳妇,不但不嫌婆家穷,还会干泥瓦匠的活,自己上房修房子,这样的媳妇真没见过。

自从蒙恩得救,我就看自己向着主外的一切都是死的,尤其是一个归主为圣的人,任何关系自己的事情都要分别为圣,不沾任何世俗的东西,婚姻大事,更当如此。所以,我们结婚没有举行什么仪式,非常简单。虽然没有告诉任何人,但还是有几个弟兄姐妹知道了。道真也是在结婚的前一天晚上,才对父母说明天要结婚。她觉得在婚姻上做出这样的选择,已经够难为父母了,不想让父母在自己身上花一分钱。

道真是很俭朴的,连结婚时预备穿的裤子都是济南的一位姊妹送她的旧裤子。为了让裤子显得新一些,头天晚上,她把裤子拆开,让穿旧的裤表朝里,里面那一面朝外,然后重新缝制起来,准备第二天穿上它结婚。

袁家村有一位姊妹,不知道道真结婚,却不知怎的,从箱子中找出一块布料,连夜作了一条新裤子,在天刚亮的时候送到西王村的仕兰姐家,说如果有人去苌庄或桥头,就捎给道真。仕兰姐很希奇,她知道道真那天结婚,见这位姊妹天这么早就送来裤子,又是连夜赶做的,就说,道真今天结婚,一定需要,必须趁道真还没有动身之前送到。于是急忙动身送到了桥南道真那里。那时,道真已经穿上那条旧裤子,还未走,见仕兰姐送了新裤子来,就换上了新裤子去苌庄完婚。

村里的人听说我们要结婚,都很高兴,主动来帮忙,可是来了看看没什么可帮的。他们问是不是要生产队里派车去接新娘,我说:"不要,她自己走来"。他们都诧异得不得了。他们又问需要什么,我说什么也不需要。我母亲和姐姐说要从村里借一张桌子来,我说为什么要借桌子,平时吃饭不都在小矮桌子上吗?大家说今天结婚,在桌子上吃饭好看,我说在小矮桌子上最好看了。我母亲和姐姐说,我们不喝白酒,可以买瓶葡萄酒,我说淡酒浓酒都不要。大家要做几个莱,我说平时吃什么,现在就吃什么,也不用做什么菜。最后,还是永昌哥(仕英姐的丈夫)做了几个菜。

过了一会儿,仕英姐和别人一起抬来了一张桌子,还带来一瓶葡萄甜酒。我母亲和姐姐非常高兴。母亲说:"我说要弄点甜酒,你不同意,你看,主给咱们预备了吧?!"这样,我也就不再说什么,虽然心里很不乐意。不料,大家把酒倒出来的时候,才发现味道不对。原来,葡萄酒和醋瓶子放了在一起,她们临来的时候不留心拿错了瓶子,倒出来才发现不是酒,而是食醋。大家都笑了,我也放了心。虽然有了桌子,但屋子太小,大家还是在小矮桌子上吃饭。

我们结婚除了唱诗祷告,什么仪式也没有,门上也没有贴什么对联,一切和平时一样。我们为结婚所花的钱,总共只有两块钱。我原说一分钱都不必花,我姐姐说:"原来的镜子摔坏了,怎么也得买两个镜子吧。"我说:"那就买一个吧,反正用的时候大家又不是一起照。"我姐姐说:"结婚怎么也要买两个。"于是,用七角钱买了两个镜子,三毛五分钱一个,还剩下一元三角钱,买了糖请大家吃。

在商店买镜子和糖的时候,村里有一位名叫康希俊的大叔在场。他为人非常耿直,我们受逼迫的时候,大家都躲得远远的,谁也不敢说同情话,他却在村里常常替我们抱不平。大家见我结婚只买这点东西,十分不解,他却感慨万分,激动地当众对大家讲信耶稣如何如何好,还列举了信耶稣的许多好,又说:"就当着工作组的面我也得这么说(当时工作组还正在村里调查我),做人就得实话实说!"最后,他说:"信耶稣哪里都好,就只有一件不好!你知道我要说的是哪一件不好吗?就是信的人太少了,都信才好!"旁边人一面听,一面点头,说"是啊……是啊……!"其实,当时听见这样的话,就是点头也是有危险的。

那时,希俊叔全家还未信主,后来,他们全家信主,忠心爱主服侍神。孙宝英姊妹是他的儿媳,康秉生弟兄是他的孙子,于纯华长老是他的孙媳。康秉生和于纯华夫妻二人很为神使用,后来我在济南教会工作,就由他们主持苌庄教会的工作。

我们结婚后,趁此机会一起去临朐看望了主家的老人们。晚上查经聚会上,炳昌大叔叫我作结婚的见证。我很茫然,说:"什么见证?什么也没办。"我以为,所谓见证,就是把操办的整个过程汇报一遍;什么也没弄,所以想不出说什么。大叔说:"就是要你对大家说说你白天说的那些,也就是把你的‘什么也没弄'讲一下。"于是我把白天说的,整个结婚过程复述了一下。

大叔听完后,说,"你看,这样的见证多有力量呀!这是为弟兄姐妹走出了一条脱俗的道路。以后青年人结婚也应该这样做,脱开世俗那些做法。"那时我一点都听不懂他在说什么。我们结婚这样做,不过是照着自己里面的感受,完全没有想到这些作法神的仆人这么看重,更从来没有想过对人还会有榜样的价值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