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亚博国际网址】网站,欢迎弟兄姊妹及各界朋友光临!
您的位置: 首页> 神仆文集> 时代教牧 >正文

《亚博国际彩票官网》第四章:新的逼迫和试炼(二)

时间:2018-10-30 15:25:00    作者/供稿:王三元牧师来源:济南长春里教会浏览次数: 字号:TT

四、新的逼迫和试炼(二)

文革中,我母亲仍然到处看望弟兄姐妹。通常我在生产队里参加劳动,门常是锁着的。房子的门不知道有多破,有时村里的人把门板抠下来,爬进屋里找水喝,然后把喝剩下的水泼到床上又钻出去。有时他们把锁里塞进东西,使我干活回来无法开门。虽然这是经常发生的事情,但每当遇到这种情况心里总是先有一阵不高兴,随后才变为感恩。这次我开完会回来,发现门锁被人砸坏了,却连一点不高兴的影子也没有,居然在原来的喜乐上更增加了喜乐,内心充满无法形容的喜乐。
有一天,村里的一位村民,竟然青天白日当着我们的面,公然砍我们房后面的小树要当锨把用。当时我母亲正在屋里做饭,听着人咚咚咚砍树的声音,非常生气,说我无能,让人这样欺负也不说话。她每生起气来就唠叨,陈芝麻烂谷子反反复复没完没了。我想劝她她也听不进去,只好将劝她的话写成打油诗给她读:
"神子之心在天国,绝不在世争尘灰;生死祸福都任主,彻底顺服旧棚拆。一旦不忍动人意,圣工败坏灵受亏。说什么事在人为,主家事主负全责!""
好像这些话带着属灵的权柄,她读了之后,马上顺服下来,什么话也不说了。
我的脾气是很不好的。虽然我从小不骂人,但是也不能忍受别人骂我,在这方面特别骄傲。我最敏感、最不能忍受的是人辱骂我的父母。有一天我下地去劳动,母亲要去集市买东西,我们正好一起走。在路上,迎面遇到了生产队下地劳动的社员们,其中有一个人,忽然极其无礼地当众大声呵斥我母亲说:"你到哪里去?!"母亲回答说去集上。他就污言秽语地破口大骂,厉声喝道:"为什么要去赶集!""买东西!""你为什么要买东西!"又喝问:"早上吃的什么饭?"母亲回答说做的面条。他又大骂着说:"为什么要吃面条?"这个人我们从未得罪过他。我想这样一个与我们毫不相干的人,当着我和众人的面跳出来毫无道理、毫无原因的辱骂母亲,一定是神在试验我。
这时,我检查自己里面,发现天然老我的暴躁个性,不知道哪里去了,竟然毫无反应。我定眼看他,又看看周围其他的人,在感情上一点儿也不觉得他和别人有什么不同,丝毫也没有不喜欢他的感觉,反而觉得对于这人应该更加爱怜。
那时候年轻,我干活比别人快,每当完成自己的任务之后,就去帮助别人。以前帮助人,总是帮助那些自己有好感的,对于那些总想少干点活,多占别人便宜的人,我很讨厌,不愿意和他们在一起。现在却不一样了,越是不喜欢的人,我就越去爱他,还有那些被人看不起的,我都特意接近他们,帮助他们,当着众人学习服侍他们。在每天生活中所遇到的一切事上,我都看为是主给我的极宝贵的机会,来表明他的真道,所以我凡事灭绝自己的意思,冲着肉体不愿意的去行,为要行在神的旨意之中。我察觉不出自己里面有旧生命的活动,一切都是主在我身上作事。保罗的那句话不时从心里涌出:"现在活着的不再是我,乃是基督在我里面活着"(加2:20)。
我母亲的奉献和施舍,从来是不顾自己的,也似乎是没有节制的,甚至连家中仅有的食物也不留下。有时家中只有一个烧饼,她也强留弟兄姐妹吃了再走。
有一年圣诞节(节前还是节后已记不清),我们全部的口粮只剩下了三四十斤大米。临朐耶稣家庭的老人赵炳昌大叔捎信说想念我。神的仆人要见我,冒多大风险我也要去的。家中没什么东西,我对母亲说,我要带点大米奉献,母亲让我全部带走。我想,如果现在绝了口粮,到明年麦收还有半年多时间,这半年多怎么办?我问母亲:"如果一点粮食也不留下,这半年多我们吃什么呢?"她说:"主看我们饿着好,我们就饿着,主看我们饿着不好,他就会为我们预备"。
就是这样奇妙!码头村的连普哥突然给送来十多斤玉米(弟兄姐妹无人知道我们家中绝了粮),我们母子二人一个多月才吃完。虽然没有粮食,但家中从来没有揭不开锅过。有时干活从地里回来,就顺便拔点野菜煮来吃。
母亲不在家时,我也不怎么做饭。不知谁送来点玉米面,我就喝点稀粥。生产队里脏活累活,总是让我去干,我也总是抢别人不肯干的活干。村里的社员看我在队里总是干脏活累活,又不知道听谁说我在家没有饭吃,只喝稀粥,都非常心疼我,暗地里给我送吃的。他们不知道,我这样的生活是多么喜乐。多年后,那些给我送食物的社员全都信了主,有的现在还在教会服侍主。
无论多么恶劣的环境和形势,都没有影响母亲到处看望弟兄姐妹,她挂念弟兄姐妹。每当她不在家,几乎全村的人都会知道。家里只有三间破屋,既无大门,又无院墙,凡是下地劳动的社员都要从门前经过,只要见到屋门锁着,就知道母亲去传道了。因为母亲一直是这样的,人们也就不当回事了。那年我已十九岁了。过去年龄小,大家不说我什么,现在大了,只要母亲不在家,他们就说是我派她出去传道的。我母亲一点也不管这些,我却天天提心吊胆。
在批判会上,他们说:"大家都在忙着抓革命、促生产,你倒让你母亲到处传道!"命令我马上把母亲找回来,还要我推着个粪车,顺便给队里拾粪,一边拾粪,一边找人。母亲出门,多半不说她去哪里,根本就没有目标,我到哪儿去找?找不到又怕村里不依,我感到非常为难。几天后,我从孟家村找到了她。孟家村离家十来里路。人找到了,她却怎么也不肯回来,说工作还没有做完。我知道她不回来对我非常不利,不知如何向村里交待。过去遇到这种情况,我肯定急坏了,会对母亲很生气,但现在我愿向主顺服,向自己死,毫不考虑自己的处境,只以顺服神所安排的环境为乐。我什么也没有说,任凭她去做任何的事,真是满有喜乐。
《启示录》中主在给士每拿教会的信里说:"那首先的、末后的、死过又活的说:我知道你的患难,你的贫穷(你却是富足的),也知道那自称是犹太人所说的毁谤话……"(启2:8、9),看来,神对他儿女的试炼,往往是多方面的,"仇敌好像急流的河水冲来"(赛59:19)。士每拿教会的试炼有三:环境方面的是患难,经济方面的是贫穷,而精神方面的则是毁谤。我当时的情形也是如此,除了环境的逼迫,经济方面的试炼,还有精神的压力。
那时,一面急着找我母亲回家,家里又几乎绝了粮。其实,那一年村里人也是家家缺粮,所以上面拨下了救济粮。因为数量有限,会上每家不但抢着报,而且都希望多报一点,只有四类分子的家庭不让报。我们虽然挨整,家庭成分却是贫农;虽说是贫农,在别人眼中却比四类分子强不了多少,我不知道该不该报。我想我们缺粮不仅是因为分得少,更是为着主的缘故,既然是这样,就不依靠这些,所以一直不报。最后,干部见我不报,主动地问我报多少,我只好报了五十斤瓜干,这是全队最少的数目。没想到我回去后,村里没有让我知道,给我改为很高的一个数目(由于年久,具体数字已经忘了)。没想到在那种情况下,村里人还刻意照顾我们,说明他们内心对我们还是友善的。
这一段时间,我的祷告全是说不出来的叹息,我整个的人进入了一种与主面对面的灵交。我的生活成了一种凡事谢恩的生活。凡临到我的,没有一样不是最美的,没有一样不是最好的,没有什么事情不是最喜乐的。我分不出什么是羞辱什么是荣耀,什么是苦什么是甜。越是羞辱越是荣耀,越是损失越是无比的得着。人看为最苦的事情,在我却是最甜蜜的事情。我为我经历的一切软弱感谢主,为一切的失败感谢主,为一切的"苦难"(这是按照别人的说法,我却至今没有想出哪些可算为"苦难")感谢主。有时工休回家吃饭(尤其是农忙时节,大家都有家人送饭在地头上吃饭,我在坡里不必送饭),锁里被人塞满了东西,门打不开,越打不开门,心里越喜悦。下雨的时候,越是满屋漏雨越是心里充满喜乐。越是这样,越是深感自己不配,因为知道忍受这一切是为着谁。有时从外面回来,从远处看着那几间破烂不堪的房子,心想:如果有人用皇帝的宫殿来和我交换,我也绝不换给他;就是把全世界最好的房子都给我,让我离开这里,我也绝对不肯。我面前的这个房子是世界上最好的房子,给我全世界我也不换。这是主的家,是我和主同住的地方。
以前我只知道圣经是神的话,现在却看到,我们经历着的一切(无论内在的还是外在的)就是圣经,整个大自然就是圣经。似乎感觉我看天,天在向我说话;我看地,地也在向我说话,万物都在向我说话。树上的每一片叶子,地上的每一块土块,墙上的每一块瓦片,都在谈论神,讲述神的道。真是奇妙。我觉得,一个神的儿女,在地上的一举一动都和天上连在一起。
这是一种从未有过的看见,使我惊奇,使我感慨万千。这就是我们作为宇宙之主——天父上帝的儿女,也许在人眼中算不得什么,但在宇宙之中却是了不起的,一举一动都会"惊天动地"!因为无不牵扯主的荣耀,无不牵动天父的心意!同时,也无不引起天使和鬼魔的高度关注。正如圣经说的,人看我们如万物中的渣滓(林前4:13),神却看我们如他眼中的瞳人(亚2:8)。
这感觉、这看见,使我敬畏,使我敬虔,使我一举一动不敢随便,不敢掺杂己意,因为我知道除了世人在看,更有上帝在看,天使在看,魔鬼也在看!
我不知道"祸"与"福"有什么区别,也分不出羞辱和荣耀的区别,因我不以世界上的福为福,不以世界上的祸为祸,不以肉体所受的羞辱为羞辱,不以肉体的荣耀为荣耀,也不以地上的好处为好处。我想,就是有人将全世界都给了我,我也丝毫不会因此而喜乐。我只求主的心得到满足。我相信,一个爱主的人,只有让主从自己身上得到满足,自己才有满足可言,只有让主从自己身上得到喜悦,我们才有喜乐可言。若不是让主在我们身上得着满足,即使得到全世界也毫无喜乐可言;只要让主得到喜悦,哪怕失去一切,仍然是我们最大的喜乐。
那时候我写给人的一封信,题目是《顺服》,其中一段话可以说明那时的光景:
一个爱神的人,他所求的益处是什么呢?他不爱世界,也不爱世上的事;他不爱自己,也不求自己的益处。他并不以属世的好处为好处,不以肉体的福为福。那么,爱神之人的益处是什么呢?就是要在这必死的肉身上活出基督的生命,行出神的旨意来,叫神得着荣耀,叫别人从我们身上得益处,让主从我们身上得到满足。这就是我们的益处,是我们最可喜乐的。
万事都可以利用来荣耀神,万事都可以利用来成全神的旨意,万事都可以试验我们的心思意念。看吧,在这个世代中,该献上的献上了,该站住的站住了,该跌倒的跌倒了,该退去的退去了。看哪,主手里拿着簸箕,要扬净他的场,诚实的籽粒要归仓,糠秕要随世俗的潮流而去。诚实的和不诚实的,籽粒和糠秕要分开。
我们凡事都不可发怨言,而要凡事谢恩。因为凡事都是神在试验我们,看我们是否真的爱神。爱神的人,凡事都是他的益处,都可以使他喜乐。没有一件被他看为对自己不好的事,凡事都好、都是最好的。人如果不爱神、不体贴神的心意,就会发怨言,就不能从中得益处。神要我们得属灵的益处,有人却要得属世的东西。但我们的根基是立在基督的磐石上了,雨淋啊、水冲啊,任凭他吧!我们都要靠主站立得住。要跌倒的就由他跌倒吧!要兴起的,就兴起吧!快要来的主啊,请来吧!我们等候你。我想,若不为我们的需要,撒旦早就被扔在无底坑里了……
每当被羞辱的时候,我就觉得没有什么比羞辱更好的,不但是好的,而且是最好的,羞辱越大越好。因为"神使我作了民中的笑谈……"(伯17:6);"连小孩子也藐视我。我若起来,他们都嘲笑我。我的密友都憎恶我;我平日所爱的人向我翻验。"(伯19:18、19)在不时地讥刺嘲讽中,自己深处隐藏的骄傲、自尊,一次次受到坚实地打击,就像顽石被击打一样。我欢迎这样的击打,宝贝这样的击打。每当内心痛苦的时候,就感到痛苦最好,越痛苦越好,我甚至爱上了羞辱和痛苦。真像那首诗歌说的:"我爱你的羞辱,比全世界更美,受辱的主啊,我愿跟随你"。无论什么事情,临到我的无一不是最好,无一不是最宝贵的,都成了我最大的喜乐,无比的喜乐;无论什么,都是我最宝贵的恩典,无比的恩典。
因为知道神在管理万有,也知道他在管理万事,那么,一切事情的发生必然都是经过他许可的。既然是他许可的,就一定是他同意的,他看这样对我合宜;既然他同意,我还有什么好说的呢,我只有顺服。无论什么事情,只要是他愿意的我都愿意,只要是他喜欢的我都喜欢,哪怕是我最不喜欢和最不愿意的,不论事情是好是坏,是得是失,是荣是辱,我都无条件顺服!
我之所以"愿意",不是因为我愿意,而是因为他愿意;我之所以"喜欢",不是因为我喜欢,而是因为他喜欢!神是我感谢赞美的中心、主题和全部。我无法表达心中的甜蜜、心中的滋味,无法形容心中的喜乐,只有从心底到全人不断?ヒ绯瞿岩砸种频母行缓驮廾馈2坏???偷亩鞯浜驮谖疑砩舷缘哪芰Ω行辉廾浪????约旱娜砣鹾驮?械氖О芨行辉廾浪???宜???目嗄选⑿呷韬腿馓逡磺胁换队?氖赂行辉廾浪?N野盐业男慕桓?怂???彩刮颐?搅怂?男囊狻?/div>
奇妙的事又发生了,忽然之间,我感到全部圣经都向我敞开了。一下子,我好像明白了圣经的全部,不是逐渐的,而是忽然之间,一下子全明白了。当然,这不是指理论知识和背景等方面的明白,而是因为摸着主的心意,体会到他藉圣经所要表达的意思。日后虽然从知识方面,比那时候丰富了许多,但至今所传讲的主要的信息,还是那时候所看见的。
神的话是要向我们表达他的心意和目的;人懂得他的心意,就可以懂得他的话语。圣经说:"他叫我们能承当这新约的执事,不是凭着字句,乃是凭着精意。因为那字句是叫人死,精意是叫人活(精意或作圣灵)"(林后3:6);"你们当以基督耶稣的心为心"(腓2:5)。圣灵就是精意,叫我们凡事体贴神的心意,不体贴肉体的意思。神说话的心意和目的就是圣经的精意。"谁曾知道主的心去教导他呢?但我们是有基督的心了"(林前2: 16),人懂得那一位圣经的原作者(神)的心意,就能明白神的话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