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亚博国际网址】网站,欢迎弟兄姊妹及各界朋友光临!
您的位置: 首页> 神仆文集> 时代教牧 >正文

《亚博国际彩票官网》第三章:复兴(二)

时间:2018-10-30 15:22:40    作者/供稿:王三元牧师来源:济南长春里教会浏览次数: 字号:TT

第三章  复兴(二)

写到这里,我想起郭树青老人的见证。
郭树青曾是济南郊区灵修院的院长,很蒙神使用。他有一段时间,灵性非常软弱,但这些话不能和弟兄姐妹交通,怕他们不得帮助。有一天,他听说敬奠瀛要从济南经过,于是天天盼他来,好从他得帮助。终于有一天敬来了,他给予热情的接待。吃过饭还没等交通,敬起身要走。郭说:"五叔(他称敬奠瀛),我盼了你好多天,特别需要得到你的帮助。"敬问:"你怎么了?""你不知道我现在有多么软弱。""啊?你软弱?软弱好!软弱太好了!我想,主要的是你现在软弱得还不够,什么时候你软弱到底了就好了!"说完,竟然起身走了。
日后,郭树青说,"你不知道我当时有多么失望,多么受伤害。现在经历了这么多,才明白他那句话,是对我在软弱困境中最好的灵性指导。"对此,我也深有同感!
就从这一刻开始,我里面开始发生了变化,这种变化不但明显,而且极大。我以前一直不愿意思想神,甚至当我强迫自己思想神,勉强自己与神亲近的时候,我的思想和心也是拒绝的,现在却突然愿意思想神、亲近神了。我又惊喜、又惧怕,怕觉得自己有了什么义,夺取神的荣耀,所以立刻告诫自己说:"这是主的恩典,不是出于自己"。
这个变化虽然是渐进式的,却非常有能力,而且变化得很快,可以说是日日更新。今天的我和昨天的我大不一样,明天的我和今天的我也是大不一样。如果讲每日的变化为天渊之别,好像有些夸张,但笼统说大不一样,又感到份量太轻,远不能形容那种变化。
那段时间有一封信,是我留给某弟兄的,内容正是那段时间的心灵感悟:
我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的灵性软弱了,现在却知道,主是叫我借此认识自己的本来面目,在神面前除了软弱和败坏之外没有别的,什么长处也没有。这一段时间,祷告不能作,因为不愿意祷告,没有愿意祷告的心,不愿意思念主,就连往主那儿想的心也没有。可见,我们对主耶稣所有的爱、亲近的渴望,以及向着他所做的一切,一点都不是出于自己,而是完全出于主的恩典。所以,我们跟从主的道路所有的拦阻都不在于别人,而是在于我们自己。人保留一点点自己,也会成为灵命前进的羁绊。所以主说:"若有人要跟从我,就当舍己,天天背起他的十字架来跟从我。"(路9:23)
我们认识自己,才能认识神的恩典,我们只有夸自己的软弱,"好叫基督的能力覆庇我"。这样,我们再也没有骄傲的理由,只有将一切荣耀归于神。因为我们是赖恩得救。所谓"赖",就是说我们凭自己一点办法都没有,完全靠赖神的恩典。而且我们无论蒙恩到何等的地步,也不会再轻视任何人的软弱和失败,且能体恤谅解人的一切软弱。
难怪保罗说:"我为基督的缘故,就以软弱……为可喜乐的,因我什么时候软弱,什么时候就刚强了!"(林后12:10)是的,对我来说,一切的软弱失败,实在是神最大的恩典,是他为我量身设计的,也成了我说不出来的、最大的喜乐。
我从小经常听到母亲和其他老人们讲到过去"耶稣家庭"生活的见证,感到他们的信仰很像初期教会的光景。他们撇家、弃产,将一切的产业变卖,除了奉献教会的,全部分给贫穷人,然后入家,过着凡物公用,没有一样东西是私有的团体生活。他们不留余地地弃绝过去的生活方式,使得信仰不再只是生活中的一部分,而是占据了生命的全部。有的信徒出去讨饭,回来还把讨来的最好的食物挑出来奉献。大家常年穿补丁衣服,喝"四个眼"的糊涂(即稀得能照出人来的稀粥),常常禁食,有的家庭平均每人每天只有二两粮食(那时的秤是十六两一斤,一两仅有六十克),生活非常清苦。
现在的人听起来,也许觉得这些做法像是苦修禁欲,有些极端。我想,这也许与当时的时代背景有关。那时兵荒马乱,哀鸿遍野,饿殍满地,弟兄姊妹宁肯自己饿着肚子,也要节约出粮食来分给饥民。严冬时节,常有弟兄穿着棉衣出去,却穿着单衣回家,因为看到没有衣服穿的穷人,他们就把自己的棉衣脱下来送给了他们。他们讲克己、讲顺服,不留余地地对付自己,治死"老我",让自己为着爱主和爱人的缘故,没有什么事情是不可以做的。正如一首诗歌中唱的:"爱人爱至死,舍己要完全"。他们降卑自己,服侍穷人,服侍那些最被人瞧不起的,以及自己最不愿意服侍的人。他们那些见证,常常感动着我,激励着我的心。我想,他们的生活,连活着都是靠着主的恩典,怎能不靠主过得胜的生活!
这些见证深深影响了我的生活。
我从小似乎不太在意吃什么,唯独很爱穿,虽然比起别的青年人来并不很特别。我十八岁那年,最好的衣服也就是一件没有补丁的白衬衣。但我觉得爱吃爱穿都影响我对主专一的爱,所以就恨恶爱穿的心。我觉得追求外表的时候,就不追求内心;喜欢装扮外表,里面也会不洁。当人和主的关系密切的时候,丝毫不会在意吃穿,也不会在意其他;当人远离神的时候,才会在意吃穿。
当然,正常的吃穿并不是罪,但过于爱吃爱穿,都是一种不爱神的表现。爱吃爱穿所表现出来的,眼目情欲的虚荣心,和肉体情欲的贪欲,才是需要对付掉的。一个得救的人,应该是一个死了的人,向罪死、向世界死、向肉体死,向主以外的一切死,只向主活;为着主的缘故,什么都可以放弃,什么都可以做,不受任何东西的辖制。一个看自己与主同死了的人还会爱穿吗?还会受肉体喜好的辖制吗?所以我常常在穿上对付自己,有时穿上了自己喜欢的衣服,就硬脱下来,偏偏换上自己不喜欢的衣服。这样几次之后,穿什么都感觉自由了。
我发觉自己常会嫌别人脏,尤其是讨饭的。他们脸上、手上、身上穿的都很脏(我们有时会留他们吃饭)。我想这是骄傲,没有爱心,是旧人不死的表现。我在神眼中本来就是一身破烂,神不嫌我脏,我有什么资格嫌别人脏。于是,我偏偏用讨饭的人刚刚用过的粥碗喝粥,学习吃别人的剩饭,给人洗脚,尤其是老人、脏人。按说,一个二十来岁的小伙子,是不肯做这些事的,但当我为了对付自己,勉强自己这样做的时候,就不但不再嫌他们脏,而且还充满了爱心。
通过这些经历,使我知道,神造就我们,是要我们在基督里生命成熟,活出得胜的生活。我们做事行事判断是非对错,重点不是从行为判断,而是要查考里头出自哪个生命,是出自旧生命还是新生命?是体贴肉体,还是体贴圣灵?只要源头是对的,人就是完全的。
保罗说:"弟兄们,你们蒙召,是要得自由"(加5:13),主耶稣说:"所以天父的儿子若叫你们自由,你们就真自由了"(约8:36),"你们必晓得真理,真理必叫你们得以自由"(约8:32)。一个得救的人,就应该是一个得到真自由的人,不再受肉体的辖制,如保罗说的:"凡事我都可行,但不都有益处。凡事我都可行,但无论哪一件,我总不受他的辖制"(林前6:12),他又说:"所以我奔跑,不像无定向的,我斗拳,不像打空气的。我是攻克己身,叫身服我。恐怕我传福音给别人,自己反被弃绝了"(林前9:26、 27)。
基督徒在一切拿不准的事上,应该想如果是主耶稣,他会怎样做?人是照着神的形象造的,人的犯罪和堕落在于失落了神的形象。神救赎人类的目的,就是要人活出神的形象,人悔改就是要照着神的形象悔改。神是看不见的,耶稣基督是神的像,所以,人悔改就应该以基督为标准,照着主耶稣的样式悔改。我想,主耶稣在世的日子,肯定不关心肉体的事情,而是专心以神的旨意为念。我应该在生活行为上与主融合为一。
那时候,我白天参加劳动,夜间经常整夜地跪在主的面前祈祷。那个小破屋,我住在里间,由于光线不好,白天也非常黑暗,人从外面一进来,什么也看不见,过一会儿眼晴适应了,才能看见点东西。但那个潮湿黑暗的里间,就像是我的至圣所,是多年来我昼夜祷告的地方。那时候,我经常通宵祷告,不是因为向主热心,而是出于自己里面的需要,十个夜晚中大约有五个整夜通宵跪着祈祷。有时不知不觉睡着了,醒来继续祈祷。其他晚上,虽不是通宵祈祷,祈祷时间也是很长的。
现在回想起来,那段软弱失败的经历是我最大的财富,我一生中最最宝贝的经历就是这个,没有什么比这更使我喜乐和感恩的。我说这话可能许多人不理解,我也说不明白,但因着主加给我的恩典,我巴不得极力地说、喊着说,我软弱失败的经历,是我最宝贵的、最大的、无可比拟的恩典经历。我永远要为我所有的软弱和失败而感谢赞美他。难怪保罗说:"我为基督的缘故,就以软弱……为可喜乐的,因我什么时候软弱,什么时候就刚强了"(林后12:10)!主的能力真的是在人的软弱上显得完全。
我还有一个惊奇的发现,就是当我软弱的时候,要想行神所喜悦的事怎么也行不出来。就像保罗讲的:"故此,我所愿意的善,我反不做;我所不愿意的恶,我倒去做"(罗7:19),现在完全反过来了,过去要刚强做不到,现在是要软弱办不到(当然不是说真的想去做)。我无法不行神的话,更没有能力去随从肉体。我所做的事情,全是肉体不喜欢的,但是为着主喜欢,我根本没有随从肉体的自由,更没有不遵行神话语的自由,主的能力代替了我一切的软弱。一切事都由不得我自己,主在我身上藉我做成他的旨意。正是这些软弱失败的经历,使我深深地知道,我无论怎样做都是个怎样的人,就像保罗说的:"在罪人中我是个罪魁"(提前1:15)。我所行出的一切与我败坏的本性所不同的行为,都不是出于我自己,或者说都不是我做的,而是住在我里面的主做的,因为基督在我里面活着。
由于认识了自己,也就知道了别人,似乎可以看透一切人,也看透了一切事。这绝不是说我比世上任何一个最坏的人好,而是说如果不是恩典的保守,我什么罪都可能犯出来。过去看到法院布告里的那些死刑犯的罪行,总是义愤填膺,现在却不同了,一是怜悯之情油然而生,二是为自己没有被神放弃而感恩。我想,如果我不是在神的保守之下,而是在魔鬼的败坏之中,那就什么罪都可能犯出来,可能我还不如他们呢。我过去非常骄傲,有时因为别人的缺点,就非常生对方的气,不愿意理他,也不愿接近他。现在不一样了,再也没有我讨厌的人了,也没有可嫌弃的人了,只有一颗体恤、原谅、怜悯、饶恕人的心肠。看谁都好,看见谁都喜欢,从心里发出了爱,再也不因着哪一个人的软弱和缺点而轻视他。我知道这不是因为我比人好,而是因为主与我同在。
我变成了一个体谅别人的人,再也不看人的软弱,更不觉得自己比任何一个人强。因为知道自己软弱的时候,行为由不得自己,无论什么缺点毛病,都不是自己想改就能改的,只有让主来改变,自己才能改变。那些处软弱的弟兄姊妹和我一样,也不愿意身上有这些缺点,只是自己想改却改不掉。所以,基督徒真的应该对己从严,对人从宽。
在生产队里,大家一起干活的时候,有的社员很实在,但总是有人很不实在,喜欢沾小便宜,自己少干点,让别人多干。过去,我很讨厌这样的人,干活的时候总是躲着他们,离他们远远的。不是怕多干活,而是看见这样的人生气。虽然这是些微不足道的小事,却暴露出我里面的骄傲。现在,越是这样的人,越是爱他,我专挑别人不喜欢合作的人,和他们一起干活。有了便宜的事,他们争,我就让,"皆大欢喜"。队里是按土方数计算工分的,有一次挖土方,和我在一个壕中挖土的那个小伙子,干活的时候,把大部分的活都给了我,自己最多挖了三分之一,但队里来量方数的时候,却把三分之二量给了他。这点事虽说算不得什么,我却为着得胜了自己而心里充满喜乐。
当时,从远远近近的弟兄姐妹那里听到的,全是对我赞扬的话。有些话尽管也是由心发出,但好多似乎很夸大,不符合事实。有老传道人为我担心,多次提醒我说:"你得自己小心了,有些人快拿你当神了!"当时我真的听不懂他们的话,也不知道怎么个小心法。
其实,一个蒙恩的罪人在至圣至洁的神面前,除了神的恩典,有什么"好"可言?那时我就想,人的话既然这么靠不住,也许将来有一天诽谤的话会从同一群人的口中出来。所以,—个基督徒不必在意人说什么,只要在意神怎样看你。
一个已经与主同钉十字架的人,应该是一个与主同死的人。一个死了的人,对任何的赞扬或批评诽谤,都不会有任何的感觉和反应。无论人怎样的赞扬,还是怎样的批评,我都无话可说,既不能说是,也不能说否。即便人把你说成天底下最好的人,像耶稣一样,你不能否定,因为你里面只要没有了自己,就活出了基督;说我是天底下最坏的人,我也不能否定,因为不是神的恩典,我多坏都有可能。而且我之所以能"最好",正是因为我的"最坏"!正因为我知道了我的"最坏",才知道应该如何彻底弃绝自己,好让基督做我完全的代替,让基督的"最好"取代我一切的"最坏。"我的自己永远是最败坏的,唯有基督是我身上一切的"最好"。因此,人无论说我好还是说我坏,我都看为与我无关。如果听见称赞的话,里面还有丝毫沾沾自喜的影儿,就知道里面还不干净;如果听见诽谤攻击的话还有丝毫的不高兴,就知道还没有脱开自己。保罗说:"……连我自己也不论断自己"(林前4:3)。"……我今日成了何等人,是蒙神的恩才成的"(林前15:10)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