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亚博国际网址】网站,欢迎弟兄姊妹及各界朋友光临!
您的位置: 首页> 主恩见证> 生活职场 >正文

走过人生低谷

时间:2018-10-12 05:41:57    作者/供稿:潘友信    来源:因信知道浏览次数: 字号:TT

福兮祸所伏
我和太太移民美国十多年,在三藩市定居,有三名子女。一九九七年父母亲也移民来美国,与我们同住。三代同堂,乐也融融。
岂料好景不常,美国裁员之风一向普遍,但想也没想到这事竟发生在我身上。一九九八年前全球经济大衰退,银行为了生存纷纷合并或被收购,很多银行从业员因此失业,我也是其中一个。我主管的部门因合并结束。一家七口每月开支很大,我是家中收入主要来源,失去了工作,仿似世界末日临到。那段日子,很不容易,每天为找工作的事十分烦恼。
俗语说,"福无双至丶祸不单行",这话不错。偏在这时候,老父被诊断出患了大肠癌。我们兄弟姊妹五人,只我一人住在美国。所以带老父到医院看病丶手术的事,全落在我身上。那段时间,我每星期要带老父到医院二至三次,做各种检查,忙不过来,没有时间找工作。幸好公司给我一笔遣散费,暂时解决了经济的问题。於是,我就将全副精神放在照顾老父身上,甚而忘了失业的忧虑。

祸兮福所倚
父亲手术非常顺利,他因年老体弱,手术後要留院一个月观察。这时,我天天带着母亲去看老父,不知不三人亲情越来越浓。看到父亲的身体日渐好转,我很是快慰。那段日子,我不但不愁,反充满喜乐。
时间过得很快,一个月後,父亲回到家中,在母亲的悉心照料下,身体渐渐康复。这时,我开始积极找工。我以前在银行的外汇部工作,专责处理银行之间的借贷和外币买卖业务,这工作比较冷门,需求量较少,何况我失业已颇长时间,真没信心能找到理想的工作。岂料才发出第一封求职信,便即获得一份很好的工作。一间电脑系统公司录用我为他们设计银行外汇部软件。那时真有"山穷水尽疑无路,柳暗花明又一村"的感觉。这一段时间,失业率高踞,要找一份工作谈何容易?而我,不但转业成功,还能用上以前的全部经验,实在是梦寐难求!就好像有人特别为我设计的,十分贴心。我想,哪能有这麽巧合的事?我失去了工作,刚好有时间照顾父亲;父亲病愈,就找到新工作,且比以前的更好!这岂是人自己所能安排和争取的呢?一切都是上帝的预备。?恩待了我。後来我因工作关系认识了江弟兄,他把我带到教会。
上帝没有放弃我。回想从前我在香港曾就读教会学校,一九七五年在葛培理布道会上信了耶稣。之後渐从教会流失,与上帝疏离。现在我感谢上帝,把我找回,而且赐我机会在年老父亲生病的日子能尽孝道。
家父的性格开朗,非常好动,虽已年届八十,心境仍十分年轻。患病前喜欢步行和户外运动。手术後留家静养,很不习惯。身体稍好,便急不及待要四处游玩。母亲比父亲年轻十多岁,见老伴有此兴致,亦乐意奉陪。於是两人经常结伴外出,形影不离。三藩市的公共巴士四通八达,本市所有名胜景点都被他们走遍了。

走过抑郁症
三藩市有完善的老人医疗保险,母亲来美後开始定期作身体检查。意外地发现她是乙型肝炎带菌者,医生告诉她,这病演变成肝硬化或肝癌的机会很大,嘱她不可操劳。虽然这病的後果很严重,但当时身体并无不妥,只是容易疲倦,休息过後就没事了,所以母亲也不放在心上。怎料这病如同计时炸弹,没事时风平浪静,发作时要躲也躲不了。正当两老以为可安享晚年时,母亲体内潜伏的病毒发作了。她很快被诊断为早期肝硬化,要接受药物治疗和安排轮候换肝。不久又验到有肝癌,须即时接受手术。
看见母亲病况如此严重,肉体要受这麽多痛苦,我的心在滴血。不知怎的,我变得很悲观和消极,也失去了自信心和斗志,对世上任何事都失去乐趣。闲时整日躲在床上,逃避与人接触,生活有如行尸走肉。当时毫不自觉出现了问题,直到一年後,无意中读了一篇关於抑郁症的文章,才晓得自己患上此症。抑郁症对身丶心灵有很大的杀伤力,当时我被折磨得意志消沉,体重在数月间轻了二十多磅。文章中亦提到这症可用宗教信仰来治疗,这对我犹如当头棒喝,我猛然醒觉:"要凡事交托上帝!"於是立即把对母亲的挂虑伤痛交给上帝,又求?医治我的病。感谢上帝垂听祷告,我很快痊愈了。主耶稣再次将我从人生的谷底拯救出来。

天上再会
母亲患病时,我看到上帝赐给她丰盛恩典。本来没有信仰的母亲,在换肝手术後接受了耶稣基督。三藩市宣道会的陈牧师和林传道曾到医院探访母亲,後来陈牧师替她施洗。母亲信耶稣後对我说:"以前『上帝』这词我怎麽也说不出口,但现在每逢喜乐,就不自觉感谢上帝。真是奇妙!"又说:"我算得甚麽,为何上帝对我这样好?我实在不配。"我知道母亲的心门已敞开了。从此她把自己交托给上帝,坦然无惧地面对一切。现在母亲已不在了,但她全心全意追随主耶稣的信心深印我心,成为我的鼓励。
母亲病重时,最挂念她另外四名子女及她自小相依为命的弟弟。除父亲和我外,她就只有这些亲人了。二妹丶三弟和五弟居住在香港,四妹和舅父居住在加拿大,平时天各一方,与母亲难得一见。当他们听到母亲病危的消息後,都不约而同地从各地赶来和母亲见面。二妹和四妹第二天就来到了,但三弟丶五弟和舅父则要多等两天才能赶到。医生此时判断母亲最多只能活几小时,看来母亲可以见到所有亲人的机会很渺茫。但上帝有?自己的时间和计划!当父亲丶舅父和我们五兄弟姊妹一起站在病床前,母亲眼里泛着泪光,双手紧紧执住我们的手,脸上充满着无限依依和满足快乐之情。这是我们二十年来的第一次团聚──一个历史时刻。上帝的恩典远远超过我们所想所求!母亲能在人生最後阶段得这救恩,是极为有福的。我深信母亲现在已被主耶稣接回天家,过着最美好的日子。相信有一天我们会在天上再相会。